主页 > 联系我们 >

有一家连锁超市联系我们啦!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22 10:45

  “有一家超市联系我们啦!”3月23日,开福区博爱凤亭家园主任刘晓兴奋地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分享好消息:经营着一家连锁超市的李女士愿意售卖憨儿生产的澈洁洗洁精。目前双方正在就成本、定价进行核算。

  澈洁洗洁精目前是刘晓投入精力最多的项目,她希望能打开销路,实现盈利,为无法独立就业的孩子提供量身定制的岗位,比如灌瓶、拧盖以及贴商标。但就目前的情况,刘妈妈的澈洁洗洁精仍然面临成本高于同类产品的问题。

  这辆小货车是刘晓专门为接送布草(酒店内的床单、被套、桌布等布类品)购置的,每天上午“憨儿”们负责把前一天的洗干净搬进车里,刘妈妈则自任司机,目的地是附近的三家酒店。徐伟(左一)已经是这项工作的“熟练工”,每个月能拿到400元左右的工资。“他对流程已经很熟悉,我曾经想把他推荐到洗衣厂,老板来看了一下,直接拒绝说,速度太慢。他对我也比较依赖,换了司机都不行。”刘妈妈说每个“憨儿”的素质不同,比如已经在华润万家超市就业的魏庆霞,五年的时间就实现了支持性就业,但徐伟训练了6年仍然不能独立工作。

  虽然同样的工作已经重复了好几年,徐伟经常会忘记一些小事,比如在酒店收布草不要乱扔,拖车要横着摆才不会滚下台阶……另外,刘妈妈还要交代夏天来了得多洗澡、裤子提高一点这样的琐事。

  ▲酒店按洗涤布草的数量计价,“憨儿”们对数字的理解都有一定困难,每次都得由刘妈妈亲自点数。这些业务都是刘妈妈一家一家跑下来的,她笑言,“现在每天觉得自己和叫花子一样”。

  从出发到回到博爱凤亭家园,大约需要1个半小时,每次刘晓开着车回来,学员们都会集体出现齐声喊“刘妈妈”,再把接出来的布草放进洗衣机开始清洗。这两台大型洗衣机的水电费占据了这个实训项目的大部分成本,虽然周一到周五都要完成出车、洗涤、熨烫一系列工序,但这一项目仍无法实现自给自足。“我准备只留下一家酒店给他们做训练。”

  “有一家超市联系我们啦!”3月23日,开福区博爱凤亭家园主任刘晓兴奋地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分享好消息:经营着一家连锁超市的李女士愿意售卖憨儿生产的澈洁洗洁精。目前双方正在就成本、定价进行核算。

  3月22日,本报报道了刘晓的故事,《就业辅导员“刘妈妈”的心愿:“憨儿”生产的洗洁精能畅销》,澈洁洗洁精是开福区博爱凤亭家园为解决“憨儿”就业专门研发的一款产品,有省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洗洁精生产许可证,但产品销售存在困难。

  除了李女士,还有数位读者给机构和本报打来电话。除了想买洗洁精支持“憨儿”的,更多的是对刘妈妈以及支持性就业的好奇。3月25日,三湘都市报记者再次走进博爱凤亭家园,坐着刘妈妈的小货车体验了机构坚持多年的洗布草项目的工作流程。但刘妈妈花费更多心血的澈洁洗洁精项目,却因为没有打开销路,只有三四名“憨儿”在工作。

  销路和成本是“憨儿”制售洗洁精面临的最大问题。比如灌瓶,即使反复训练,瓶身上有明确标识,“憨儿”仍然很难理解“计量”的意义,每次都会把洗洁精洒出来,工作速度也明显无法与流水线相比。另外,由于产量上不去,装洗洁精的瓶子不可能大批量进货,对进货价格影响很大。

  刘晓曾想让“憨儿”洗洁精进入大超市售卖,但澈洁不是大品牌,制作条形码和超市进场费需要近20万。她现在只希望能在大型超市开一个小小的爱心柜台,或者有更多的连锁小型超市愿意售卖“憨儿”洗洁精。您愿意帮助刘妈妈和她的“憨儿”们吗?

  澈洁洗洁精是开福区博爱凤亭家园为解决“憨儿”就业专门研发的一款产品,有省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洗洁精生产许可证,但产品销售存在困难。

  您如果愿意帮助刘妈妈销售“憨儿”洗洁精,请拨打电话、和三湘都市报一起去企业实地考察。

作者:admin